22 Feb 2020

曾家輝@立場新聞

觀「某年某地」聯展  疫情高危看展覽看日常的被忽略

仍是疫情高危時,聽電台節目時,有不同業界的打工仔都說現時香港處於比沙士時期更淒慘的冰河時期,藝文活動紛紛延期或停辦,政府場館關閉館,大型國際藝博會停辦一年,不少畫廊暫時關閉休息,又或改為預約開放,曾看過有報道說調查顯示九成五業界因疫情而取消或延期活動,並以表演項目最受影響,而原本三月是香港的藝術月,但今年當然熱鬧不再......

但冰河時期也不等同萬事皆休,早前筆者到了在中環藝穗會畫廊舉行的「某年某地」聯展(A Place in Time)(展期至2月29日),展出了兩位本地女藝術家葉雯(Manny Yip)及江俊雅(Kitty Kong) 的作品。

兩位女生都是畫,江俊雅很多幅小畫是不同城市的景觀,也有想像的場景,彷彿生活照或遊歷圖集般,葉雯的幾幅塑膠彩畫,像是回憶中的生活片刻,有點模糊,彷彿是將記憶即將被遺忘消失前畫下來似的。

看了展覽,令自己想到,自己會不會忘記了不同時間及地點的經驗及情感,因為太平常了,所以不珍而藏之,所以不到特別時刻,又或重要機會,也不會將那些回憶從腦海深處拿出來,而丙想起時,而後悔自己沒有記起過。

在如此的時間,大家所關心的,是社會運動進展如何,抑或疫情環境如何,那些平常就是如被很多很多,一浪又一浪的「更」重要及突發事情所埋沒。

到了一天,那些日常中常被忽略的東西,又忽然彃出來,你才發現,原來還有些這些重要的東西。

疫情高危是一件事,去看展覽又是一件事,帶了口罩。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 2020 Kong Chun Nga, 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