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



在巴士上一對兄妹在互相追逐。

妹妹不慎跌倒在梯級,痛哭起來。

妹妹哭嚷著:「最衰都係你,你蝦我!」

祖母聽後便責怪安坐在一角的哥哥。

哥哥申冤道:「又係你叫我跑,點都係你衰先囉。」

嗯,這樣說也有道理,我想。


「咁我叫你跑,你可以唔跑架嘛!」妹妹指摘道。

車廂頓時靜止,連祖母也開始無法分辨誰對誰錯,嘆了一口氣。

兩兄妹便是大笑起來。


那天天氣很柔和,空氣中帶著初秋淡黃的氣味,鼻子感覺癢癢的。

我坐在他們的身後,看著他們仨,感覺好不懷念,暗地在竊笑。


哈,有時覺得能當一個人的妹妹也不錯呢。

 © 2020 Kong Chun Nga, 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