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thoughts from otaku (2020)



1

今天的我把今天的我存檔了

但生命裏並沒有「載入」這個選項


2

把塵埃吸掉

整理一下胡思亂想

(是否整理過的胡思亂想都能變得合理化?)


3

家中的某人總喜歡大聲大嚷地說話

卻從來沒有要說話的對象


他會對著外婆告狀說他的妹妹(我)是一個八婆

對著母親大罵政府

對著電腦或一個人的浴室自言自語


偶爾

我會收到他發來的可愛貼圖

彷彿是我們之間一種無言的對話

(或是單純的無話可說)


4

如果數據中包含著一個人的行為、習慣和愛好

實體化的數據能否成為我們的複製人?


而我們會否愛上一個人能否以數據計算?


如果將我和家人對話的次數

在網上瀏覽和搜尋過的東西等數據

實體化成一個複製人


她能否成為能了解我的好友?(或是討厭的對象)


5

另一個我們於資料庫出生

那兒只有出生

並沒有死亡


6

如果懶惰可以變成一種專業

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說

「欸,你們都不夠懶!」

「真正的懶人才不會這樣!」

然後洋洋得意地示範用腳撿起擦膠的特技


7

深夜

置身於無人的教堂中

窗花指引著光明與色彩


我披上漆黑的斗篷

躲在角落 呼出黑色的氣


真正存在的東西並不在光裡

這是我看過很多次National geographic頻道得出的結論

我是活著的

一隻夜行動物


8

感覺有點累,那是一種習慣了累的累


 © 2020 Kong Chun Nga, 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