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 I'm gonna write about Emily in Paris!?


《海街diary》是枝裕和,2015年


關於Emily in Paris

有人會評論它對描寫巴黎人的不公

但哈哈,劇集本身就是fictional的設定

會通過這劇集去嘗試理解巴黎的人,也許並沒有很想理解這地方吧

而辯稱自己是最理解巴黎的人,也不會是最理解它的人

畢竟巴黎住著很多人,而他們都同時地過著各自和各階層的「巴黎生活」


入正題

我真正想說的是

關於電影

劇集裡美國女孩跟法國男人討論電影

法國人取笑美國人總是喜歡大團圓結局,擁抱謊言

而他們則喜歡從電影獲取寫實感

比如主角會發現自己是同性戀,在結局會死掉等(笑)


如果生命是一齣電影,你又會選擇怎樣的設定?


我個人是較傾向法國人的取向

我喜歡電影中的寫實感

但不用充滿那麼多的戲劇性(我不想那麼早就死掉XD)

當然,我也不是在否定美國人的喜好

因為他們的荷李活電影充滿的「娛樂性」也許跟他們的文化有關

而這種「娛樂性」也是充滿各種天馬行空的書寫及創造的可能性


如果我要選擇活在其中一個導演的電影

我會選擇是枝裕和吧

也許我是相信最好的人際關係,是充滿偶遇與未知

也許我相信人們不用是一家人,也能成為最好的一家人

但,假若我們不幸生於不適合自己的家庭...

在是枝裕和電影裡的主人翁,大概會出走吧(對,那就是我,哈哈)


我相信人生並不用十全十美

當然也不用喬裝成十全十美

只要我們都願意一起嘗試,便能找到讓自己舒服的活下去的方法

這是不是很理想化?

於我並不,因為我們都是人

只要你願意,我也願意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這是在求婚嗎?XD)


最終,過一種對自己坦然的生活,還是最舒服的啦

比如

「雖然我自認一無是處,但我懂得照顧和珍惜我的貓貓。說起來,這也能成為我的長處吧。」


註1:坦然並不代表裸露XD

註2:我並沒有養貓貓XD

 © 2020 Kong Chun Nga, Kitty